欢迎来到书画网
 
购物车  我的帐户  积分兑奖  精彩评论  新闻公告 进入我的展览馆
  “金鸡画家”杨建臣作品展    冯琎的艺术展览馆开幕   欣赏“毛体书法”的真正传人  清心斋画廊作品即将开幕
    张继渝油画作品展开幕中    欣赏周晓云个人书画展   徐墨然,实力派画家展览馆   周一斌的作品展,即将开幕
  
 
  展拍资讯 - 华夏文联 - 中国传统文化展示中心
 
书画新闻
站内资讯
书画投资
艺术评论  
画    廊
艺术院校
市场观察
书画鉴定  
收藏常识
展拍资讯
书画商场
书画欣赏  
 
 
 
 
 

 

谁在穿皇帝的新衣

 

 

·         中国画市场突然繁荣所形成的市场冲击波,让许多人一时蒙上了理智的眼睛,往往凭耳朵就开始了书画投资。于是,一些所谓的老年书画、速成画家则纷纷粉墨登场;而那些早已失去艺术生命和创造力的所谓大家也在不断地重复,年复一年地艺术着收藏家们不知所以然的润格。在书画市场平稳下调的今天,很多人产生了一些疑问:谁的作品值得收藏?谁在20年后能留下?这虽然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、难以回答,但却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。

1)明日黄花蝶也愁

在看20年前的一些旧书刊的时候,常常会发现,当时热闹非凡的人,今天有些却没了踪影。这就引起了人们的反思:过上十五、二十年,今天热热闹闹的那些所谓名家将会如何呢?无独有偶,偶然在翻阅杂志时,见到我的好友阿昌先生也在谈这个问题,且很到位。高兴之余,录其文共享之:

雪天无赖,偶尔翻阅去年从琉璃厂拣回的一堆旧杂志,多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美术类期刊,如《江苏画刊》、《美术》等。因嗜收藏,便不自觉地从收藏、从艺术市场的世俗角度看那些旧杂志上介绍过的画家及其作品。一翻之下,颇多感慨:十几年前,那些权威、严肃、专业的全国性期刊上介绍的一位位名家,如今竟一大半湮没无闻(当然,有些画家现在正如日中天)。在时下红红火火的画坛、红红火火的收藏市场上,竟看不到其中一些人的身影、听不到他们的消息。十几年的时间不算长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到现在,同是改革开放时期,也没有大的历史跨度,按理说,那时的中青年,恰恰应该是今天的画坛栋梁。可春花秋月、东风几度,昔日诸多名家,而今安在哉!“明日黄花蝶也愁!”我忽然想到这句话。联想到当今既姹紫嫣红开遍,又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画坛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时下,圈里圈外、电视报纸,甚至街谈巷议,常常说着某中青年画家价位几年涨了几倍、某某收藏家投资的字画翻了几番的传奇故事。笔者相信,甚至艳羡这样的故事,无心也不必质疑这样的传奇。问题的关键是,眼前、身边这些热热闹闹如过江之鲫的各路名家,几番寒来暑往之后,有多少是长青树,又有多少会成为明日黄花?现在的画坛比起几十年前热闹了许多、丰富多彩了许多,也有了更多的不确定性。一次画展、一次大赛,总要评出诸多奖项,成就一批东南西北的画家。展览多、获奖多,名家也就层出不穷。长江后浪推前浪,名家一茬换一茬。还说到期刊,十几年前的美术类期刊——屈指可数的那几种,权威、严肃、学术,并非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在上面露脸。如今则是天壤有别了,各种名目、形式的书画杂志铺天盖地,让人眼花缭乱。画家展示的舞台、渠道,多种多样、自由灵活。想宣传、想包装、想出名,画得好的、画得坏的,只要肯出钱(有名的交画,无名的交钱,大抵如此),都可以连篇累牍地在各种媒体上冲击你的视觉。于是,我们这些爱好者、收藏者,要面对学院派、江湖派等等各类大小名家近乎饱和的信息轰炸,一时间眼花缭乱,莫辨牛马。说到画家的作品价位,更是一个迷魂阵。一些青年画家动辄三五千元一平尺,一年一个价、一会儿一个价。拍卖会上,没太听说过的名家的作品可以卖到十几万元甚至更高。想不明白,看不懂。此情此景,不能不为收藏者担着一份心。所谓投资、升值、回报云云,到底哪些画家能帮助咱们实现这些美好理想?大浪淘沙,当今的遍地英雄三五年后,不知哪些能成为画坛砥柱、成为收藏市场上的骄子,让现在的投资者得到丰厚的回报;10年、20年后,不知道哪些人还能留在人们的视野里,人画俱老,更上层楼;30年、50年后,又有哪些人能在当代美术史上留下姓名!借一双慧眼吧。

阿昌的观点也许多了些悲观,但是,我们可以想一想,再过5年、10年,又有多少人我们想不起来、记不住了、消失了呢?作为收藏家,这个问题是硬道理。有时,盲从受伤害的不仅是自己、损失掉的不仅是钱财,更重要的是破坏了规则、伤害了市场的健康发展,让不该得到的人过多地拥有,使社会更加不公平、更加浮躁。

2)我们面对垃圾艺术品的泛滥

在中国画市场中,至今还活跃着大批书画爱好者、美术工作者、画家及艺术家这么几个层面的人。在不同的层面中,在市场中都有被大家认可的名家、大家甚至是大师。不同认知水平的收藏家及社会机构,根据他们的理解与偏好,在大量地吞吐着各种各样的非艺术品或伪艺术品,对此,人们浑然不觉。

1.我们要收藏的一定是艺术品,非艺术品是工艺品或游戏类的地摊货。

当下,生产中国画作品的画家大概可以分为以下几类:一是美术爱好者,二是美术工作者,三是画家,四是艺术家。在这四类都被称之为画家的大军中,产量最大、水平最低的当属前两类,目前中国画市场中分布最广、数量最低的所谓作品大部分出自这些画家之手。当然,被称为画家的一类作者,在市场的诱导下,也在不同程度地制造着大量的行活,以满足市场需要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在中国的绘画市场中,要找一些具有艺术及文化含量的作品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而游戏类及地摊货几乎塞满了中国画市场的各个角落。

2.没有原创性地复制是插在中国画市场心头上的一把尖刀。

除去非艺术品之外,不少画家及艺术家在应对市场的过程中,又很快地进入到一个复制以求数量的怪圈之中。相比较而言,在中国画创作中,能够称得上主流画家的人为数并不是很多,称得上艺术家的人数更是少之又少。而当艺术市场进入快速发展的轨道之后,随着藏界需求量的增加,受关注的名家的艺术品显然难以满足市场的基本需求,在这种情况下,画家一般的策略应该是提高画价或加大作品的供应量,或者是两种措施兼而有之,但其前提应该是首先保证艺术品的质量。但遗憾的是,在低画价下,很多画家为了追求相应的回报,往往放弃了艺术要求,不断地重复和复制作品,从而使中国画市场在迅速发展中饱受绘画艺术水平迅速下降的打击。

3.没有技术难度的荒率之作,成为中国画市场流动中一道景观。

追求数量和放弃艺术标准的要求,一味地迎合市场、取得市场效应,是中国画市场出现众多乱象的重要原因之一。中国绘画是一个技术性及思想性很强的艺术形式,在看似简单的绘画过程中,隐含着对中国传统笔墨的修炼和对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吸收,这是一个相当漫长而又复杂的过程。如果一旦不愿下大功夫去深入这种传统,就很容易流入对中国绘画的简单化模仿的境地,使许多伪传统、伪文化之作堂而皇之地走入中国画市场中,从而极大地扰乱了中国画市场应有的秩序。

4.抡大刀骗社会使中国画的学术威信扫地,作品泛滥。

更有甚者,一大批业余选手在速成着,他们上个班、学两笔就号称所谓的著名画家;师从某某,就堂而皇之地在中国画市场中兴风作浪,使不明艺术发展规律、不清楚市场发展态势、相关信息又不灵通的藏家大上其当,认为中国画画家就是一批小玩闹。这不仅伤害了不少藏家的收藏情趣,更败坏了中国画崇高的学术地位。

3)谁在穿皇帝的新衣

大家都知道皇帝的新衣并不是什么好的东西,但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人喜欢呢?原因就是对自身认识的失位,被环境的影响冲昏了头。画家们画个一笔两笔就高呼大师;画商运作成功一两个画家,就以为是市场的救世主,能翻手为云、覆手为雨,不可一世;批评界一味地乱封大师、宗师;拍卖只管出天文数字的所谓纪录!呜呼!多么精彩的新衣啊!

1.价格是一把双刃剑,不少人认为价格是标签,越高越好玩,最终玩火者自焚。

在当下中国画市场有一种很怪的现象,大家好像都在比富斗阔,比名车、比豪宅,之后又比价格,很少有人把心思用在艺术探索上。不少画家甚至亲自操盘市场行情的运作,操作拍卖价格,制造市场假象,已活脱脱地蜕变为一个道德失准的奸商。在这种情况下,艺术成为一种玩偶,人们关注的不再是精神层面的东西,而是市场的表层现象。于是价格就成为一种标识,你一尺500元,我就要1000元,他可能就是1万元。价格高了,似乎市场地位就高了,有了市场地位,学术地位就会被拜金者所认可。于是乎,中国画市场一下子繁荣到了乌烟瘴气的程度。上帝说:欲使之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。哥们,上帝都开口了,醒醒吧!

2.拍卖为善于玩价格游戏的画家提供了施展身手的平台,只不过,这个平台被建在很深的坑里。

比价格的结果是必须要找到一个比高斗狠的场所,光自己吆喝不行,还需要找一个中介机构来一下公开、公正、透明的把戏。为了过把瘾,也为了制造市场奇迹,只好自导自演、自己送画、自己拍回,拍卖公司笑纳20%的成交费。在这个过程中,拍卖公司是最大的赢家,这样稳赚不赔的买卖天下实在难找,并且拍卖的价格越高,收取的佣金也就越高。拍卖越玩越高兴,可画家玩到一定程度却发现玩不动了,但已为时过晚。这才发现自己在别人挖的坑里难以自拔。

3.不法画商投机钻营,投怀送抱,使失去理智的画家疯狂地面对市场,几近掠夺式地面对收藏家,制造所谓的高价现象。

面对失去理智、乱象丛生的中国画市场,画商的投机与画家理智的缺失共同为中国画市场设局。在信息高度不对称的情况下,缺少分析能力的藏家在热气腾腾的市场中一次次地被套。由于高额利润的存在,使收藏家受到了掠夺式的伤害,很多地方已经开始仇视中国画、仇视中国画家。在高价的烟雾之下,实际上隐蔽着一场将要破冰的开局,在这一局中,谁笑到最后,谁才能成为赢家。

4.理论批评界几乎全部失语,在中国画市场大潮的冲击下,几乎无一例外地向金钱投降,几块钱一个字,一个字一个字地大篇大篇地出卖自己的学术良知。

担当中国画市场评价及导向作用的理论研究,由于研究能力欠缺及独立性的丧失,在市场的冲击下,收益已高于学术,成为人们狂追不舍的目标。在利益的巨大诱惑下,对理性精神的坚守让位于对金钱的追求。失衡的市场必然会产生失衡的评价标准与体系,理论批评界在这一进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4)神话的破灭

1.拍卖是一个信号,它告诉我们,玩得太玄乎了,玩过了!

2004年与2005年火热的拍卖景象相比,进入2006年,拍卖市场好像一下子遇到了太多的问题,拍卖市场遭遇到了寒流。虽然有前几年惯性的支持,及一些当代所谓名家的救市,但拍卖市场缩水的大趋势仍在上演。除了不少人仍在自慰性地做秀,拍卖的价格更是让人大跌眼镜。不少小的拍卖公司,收集了大量玩价格玩得比较高的画家的大量应景之作,印成精美的图录,标上低得离谱的价格,直接寄发画家及其相应的经纪人或画廊,用意非常明显,快来托吧,不然成交价格让你们很难看!这么大量的作品在市场上,哪个画家能托得起呢?不托,自己吹起的肥皂泡又会破裂,难啊!

2.市场的主体——画廊的反应是蒙了,不知是怎么了,死活没有人买画。

进入2006年以来,画廊的反应是急了,上半年生意淡了以为是季节问题,但眼看到了旺季,还是不见起色。这时候一些画廊才开始思考怎么了?怎么办?高价吸纳来的作品都压在手里,流动资金非常紧缺。不少画廊还是贷款或筹资而为,压力更是不说自明。便宜卖吧,又包不过成本来,贵了又没人问价,不卖又挺不住,真是难为了画廊!应该看到,中国画市场一天根除不了恶意抄作、跟风,这种局面就一天无法得到改善。画廊,擦亮你的眼睛吧!

3.媒体更是不知所措,约来了稿子要来了画,低价抛售也出不去。

媒体风风火火闯九州的豪情,让市场的一瓢瓢水浇得感冒发烧。原先办媒体要画,然后再卖画变现,日子还很悠哉。在那些好过的日子里,画家经常被媒体包围,他们已经分不清什么媒体好、什么媒体不好,对待媒体,画家是蒙了!于是要么无论什么媒体都一概拒绝,要么就什么媒体都是一张画。画家们往往把应酬的作品给了媒体,媒体又卖不上价,导致大批画作飘在空中。

4.画家的日子可想而知,很多画家,从年初到现在没有开锅,还在吃老本,很是闹心。

面对这种形势,最为不安的还是画家。虚荣心、狂妄心已经形成,突然碰到了不买账的市场,一边是发狠,你不买,我还不卖了;实在挺不住了,就开个口子,放一把水,并作为机密不可处传。一旦开了口子,就像大堤崩溃,市场在忽忽悠悠中下滑,不少画家其作品的价格已经跌去了1/2,更有甚者跌去了4/5。此情此景,如何是好?一方面,钱是好东西;另一方面,市场又是衣食父母,都舍弃不下。为了钱,抛弃市场是自砸饭碗;但一味救市,谁又来为日益膨胀的需求买单,难啊!

第一个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孩已成为众矢之的,都是那个小家伙惹的祸,凭着好好的奶不吃,瞎说什么呀!等我看见了那小子,一定告诉你,好好教训教训他。

 

 

 
无标题文档
友情链接
友情提示:首页链接要求PR≥3,PR3以下的链接已移至内页。
中国书画艺苑网 半岛书画网 盘古书画网 香港书画网 中国招商投资 中国国学书画网 中国融资
中国投资咨询网 亿房网 爱蜂窝 中华企业录 800杂志网 全国服装网 商战名家网
国家人才在线 第一金融网 搜库网 花花女性网 商人论坛 连锁加盟网 中国鞋网
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B座18层1803室 邮编:100070
电话:010-52477915,13811331767 传真:010-63752790  Q Q: 2474780880 ,1925949553 邮箱:ctwhzs@163.com
Copyright 2009-2010 www.czysh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欢迎华夏文联,中国传统文化展示中心